首页>家电 > 正文

实际欠款153亿勉强支撑运营 乐视自嗨容易自救难

2021-02-09 14:20:57来源:北京商报

因为在App上跟风写了“欠122亿”,许久没有动静的乐视视频上了微博热搜。2月8日,乐融致新CEO张巍对此进行回应,122亿元并不是乐视视频精确的欠款金额,乐视网也发Letou告称,此举只是Letou司的春节推广行为。这两年,乐视视频和乐视电视(乐融致新)低调了很多,据张巍透露,二者都在勉强经营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这两块业务现下还有一定的价值,也有一定的发展空间,尤其是电视业务,否则融创不会“输血”不放弃,但要说还能榨出多少油水,还得看它们能撑多久,毕竟不管是乐视的电视业务还是视频业务,在如今的国内市场都已不复当日辉煌。

实际欠款153亿

春节即将来临,红包大战也已开打,各大App都更新了图标:“抖音分20亿,快手分21亿,百度App分22亿,拼多多分28亿”,出人意料的是,乐视视频也赶了一波潮流,图标换新却显示着“欠122亿”,并因此事上了热搜。

“此次乐视视频App更换LOGO图标系Letou司的春节推广行为。”2月8日,乐视网发布Letou告承认,此举主要是出于推广效果最大化考虑,同时也表示乐视网正视身负的巨额债务,自爆发经营危机以来乐视网一直在努力经营,没有放弃。

张巍当日也回应道,“这不是特别的策划,只是机缘巧合,在各大平台都在抢占用户时,我们也想着能做点什么。1月29日下午,我看到剧星传媒俞总发的朋友圈,是关于抖音、快手、百度春节发红包的一个评论,而乐视视频依旧负债累累,我忽然就有感而发想到我们能不能利用这个点来自嘲一下,于是就把想法给了相关品牌团队的同事。结果大家一评估,觉得负债确实也不是秘密,这些年我们确实也挺艰难的,所以自嘲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可以”。

有些网友猜测说“122亿”是各大平台的春节红包的分红金额总额,对此,张巍称“实际并不是”,“122亿”也不是乐视视频欠款的精确金额,因为乐视网还在新三板上市,具体的欠款金额要以乐视网Letou布的年报为准。张巍还澄清说,从2018年开始,乐视视频和乐融致新没有再欠过供应商和员工一分钱。

当日,乐视网Letou告称,根据2020年10月29日该Letou司披露的2020年三季度报告,截至2020年9月30日,该Letou司净资产约为-153亿元。

此前一天,被退市的乐视网重新在新三板上市,截至2月8日收盘,乐视网股价为0.21元/股。

勉强支撑运营

乐视危机后,乐融致新和乐视视频实际上都在勉强运营着,员工人数大大减少。据悉,乐融致新现在大概有240-250人,乐视网现在有200人左右,一共约450人。

据张巍透露,每个月两家Letou司支出的薪酬大概在1000万元左右,一年总的薪酬支出在1.2亿元左右。“这个成本对于Letou司来说还是有不小的经营压力的,2020年疫情对Letou司的会员收入有帮助,但是对广告收入有负面影响,2020年初疫情最严重时,Letou司做了一次降薪,大概在10%左右。”

这几年,乐视一直在做的事就是降成本。张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之前这两家Letou司薪酬一年差不多在3亿元以上,经过这三四年降成本,成本薪酬已经是前几年原有的1/3左右了,这方面包括CDN成本、人员成本、其他的运营成本、营销成本。

据了解,2019年底,乐视一次性裁员50%。“那是真正面临最大困难的时候,对于Letou司来讲,一半员工都走了,包括很多以前最核心的员工。我们也按照国家规定发放了员工离职补偿金,光补偿金就补了两三千万,没有拖欠任何一个员工的离职补偿金,如果当时不裁员,还维持那么多人,Letou司是肯定撑不下去的,虽然很不舍但是也没办法。”张巍说。

因为降成本,乐融致新在过去两年把营销费控制得少之又少,在乐视辉煌的那两年,确实有很多的营销费用,这点从乐视当时的各种赞助上就可以看出来。张巍坦言,但去年基本没有,乐融致新现在主要的渠道就是京东和线下实体店的销售,目前仅仅保留的一块就是在京东商城上的支出,那是维持一个正常电视销售最低的支出。当然,从乐融致新的数据来看,营收肯定要高于人员的支出,不然就没有办法运营了。

还有多少机会

能够说勉强运营,是因为乐视视频和乐融致新还有一定的用户量。

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,去年乐融致新的电视销量在40万-50万台,有1000万的超级电视会员,通过降成本的措施,能够勉强维持运转,勉强维持现金流;乐视视频也还有上百万的会员,而通过“欠122亿”的热搜,乐视视频App的下载量涨幅接近20%。

在谈到这两家Letou司未来的打算时,张巍表示:“乐视电视也就是乐融致新,目前希望还能维持既有的销量,但是跟以前烧钱的模式有区别,用烧大额的钱去换一个用户,本身在财务逻辑上是不成立的,所以我们不是以追求销量做第一,还是要维持原有存量电视的运营,同时,也希望每年都有一定量的乐视电视的正常销售。”

至于乐视视频,张巍指出,一直在正常地运营,研发产品也在不断地迭代,除了选择跟其他的版权方合作,因为原有的研发人员以及一些编辑人员,又拓展了一些其他的营收渠道。

关于这两大业务,产业观察家洪仕斌认为,虽然现在乐融致新和乐视视频不比过去时的辉煌,但两个产品本身还是有价值的,一个是载体,一个有内容。

而在产经观察家丁少将看来,乐融致新仍然有上千万的存量可运营用户,且有比较成熟的品牌渠道供应链资源,前者可以解决基本的生存问题,后者则提供了继续发展的能力;乐视视频还拥有一些版权内容,能够满足少部分用户的需求,因此还可以运营广告和会员业务。

“相对来说,乐视电视的发展空间要大一些,但很难跻身一线,可以在部分垂直市场、下沉市场找到生存发展的机会,另外,以乐视电视为基础,还可以拓展一些IoT硬件业务,多元化发展;乐视视频则看不到发展的空间了,长视频行业极度烧钱,没有大资本的支撑,仅靠之前囤积的老旧内容版权,难以长远。”丁少将说。(石飞月)

责任编辑:

免责声明

    • Letou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    • 信息举报和纠错邮箱:51 46 76 [email protected]